3月29日下午,漯河市沙澧河景區老虎灘公園內發生一幕悲劇:一名女童不慎落入水中,母親下水救人同樣陷入危境,不識水性的父親勇敢地跳了下去,最終溺亡。後來,落水的母女倆,被一艘路過的觀光船救起,最終逃生(詳見2013年3月31日東方今報)。
  事後,東方今報記者得知,這起事件背後還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:這艘觀光船的駕駛員童建成在聽到岸上群眾呼救後,徵得了船上游客的同意,第一時間來到落水區域,而趁著周末帶老婆孩子前來散心的游客王先生,到達現場後連衣服都未來得及脫就跳入河中,最終將母女二人救上船。
  面對採訪,參與救人的觀光船駕駛員童建成、游客王先生以及漯河市沙澧河風景區管理有限公司的朱占奇均表示:“當時的情形下,救人是必須的。但遺憾的是,沒能救下孩子的父親。”
  □東方今報記者
  郝同盟/文圖
  危急時刻
  觀光船救起落水母女
  “當時我正在行船,聽到岸上幾個人在大聲呼喊,之後又看到他們向我不停地揮手,我就下意識地產生一種預感:有人落水了。”當日參與救人的觀光船駕駛員童建成回憶,當時,正值他駕駛著旅游公司的游覽觀光船載著乘客緩緩前進,途經沙澧河老虎灘公園段的時候,聽到岸上群眾的呼救聲,在徵得游客同意的情況下,立即調整行船路線,趕赴落水者出事的水域。
  “當時的情況挺危急的,落水的倆人撲騰出的水花越來越小,很明顯是體力透支了。”童建成告訴記者,當時,岸上的一些圍觀者向河中扔了一些漂浮物,但距離落水者較遠,根本派不上用場,自己也試圖將船靠近落水者讓對方上船,但多次努力均告失敗,救援一時陷入僵局。
  童建成說,當時自己已經將船停了下來,準備下水救人,可他還沒來得及交代船上的游客保持平衡,只聽“撲通”一聲,游船上的一名男乘客連衣服都沒來得及脫就跳入了河中。“那位游客下水後和我溝通,讓我保持船的平衡和方向,協助他把人救上來。我擔心他水性不好,一邊控制著游船,一邊隨時關註著水下的救援。最終,在另一位下水救人的市民幫助下,落水的母女倆被救上了船”。
  “我們把這娘兒倆送到岸邊後才得知,水裡還有一個人,好像是孩子的爸爸,就趕忙掉頭回到出事的水裡尋找,但撈了半天也沒有一點動靜,直到派出所和專門打撈的船隻、人員趕到我們才離開。”童建成說,母女倆被救上岸以後,趕來的120急救人員第一時間將小女孩搶救成功,女孩的母親隨後也蘇醒了,“還好母女二人沒事,不過沒能救出另一個落水人挺遺憾的。”
  “駕船時遇到落水者必須救援!”
  “遇到這種事情必須盡全力去營救。如果不救,自己都過不了良心關。”採訪中,童建成一再表示,無論在任何情況下,遇到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,自己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搭一把手,不管事情是大是小。
  今年55歲的童建成家住漯河,年輕時候曾在廈門從事海上航運工作,在長江流域、淮河流域都有過駕船的經驗,和大江大海打了三十多年的交道。兩年前退休後回到老家漯河,在沙澧河旅游開發公司做了一名觀光船駕駛員。童建成說,在河裡和海裡航行時,必須要遵守的一條規則就是:遇到落水遇難的事情,要毫不猶豫地投入救援。“比如這次的馬航事件,在飛機失聯以後,航線附近無論是哪國的貨船、漁船都展開了搜救工作,這就是一條亘古不變的原則:生命至上。”童建成強調,事發時雖然自己駕駛的是觀光船,但他依然遵循多年航海的定律,盡全力進行搜救。
  童建成的話語得到了同事郭師傅的認可。同樣擁有多年航船經驗的郭師傅說:“老童說得一點沒錯,行船救人,是我們這些老船員的金科玉律,到啥時候都不會改變。”童建成和郭師傅說,退休來到漯河沙澧旅游開發公司駕駛觀光船以來,他和他的同事救上來的人已經有二三十人,既有落水的兒童,也有游泳抽筋的成年人,還有跳河輕生的等。總之是遇到一個救一個,得到訊息就全力救人,不會有絲毫猶豫。
  “當時救人不光是我,岸上很多群眾也積極加入到救援中。特別是我船上的那位乘客,本來船上只有他們一家三口,看到他跳下去我還是很擔心的。另外,岸上也有一個人跳進河裡參與營救,他們才是真正的救人英雄。”童建成說,救人後,游客的衣服包括錢包手機啥都濕完了,可對方毫不在意,最後連名字都不願說,“在我的執意要求之下,才留了一個電話號碼”。
  “最遺憾,沒能救下孩子的父親”
  3月31日下午,按照童師傅留下的電話號碼,記者撥通了救人者王先生的電話。通過交談得知,今年32歲的王先生在漯河市一家民營工業園上班,當天恰逢周末,所以一家三口到景區內游玩。談起救人的過程,王先生說:“在那種緊急的情況下,顧不上那麼多了,救人是第一位的。”王先生告訴記者,其實自己游泳水平並不算太好,但看到有人落水了,還是忍不住跳了下去。
  當著妻子和孩子的面跳入水中,有沒有想到家人會很擔心?王先生爽朗一笑:“當時一心想著怎麼救人,直到上岸後才發現也沒和老婆孩子說一聲。”王先生告訴記者,雖然錢包手機等物品都被泡濕,但妻子也並沒有責怪自己,5歲的孩子更是連連稱贊“老爸真棒”,那時候他覺得自己做得很值得。
  “我做這些不是為了回報和名聲,所以沒有留名字。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。”電話中,王先生一再表示不希望公開他的姓名,“其實,你們應該採訪當天駕船的師傅,以及另外一個下水救人的小伙兒,他們都是好樣的。”
  王先生說的“一起救人的小伙兒”叫朱占奇,是漯河市沙澧河風景區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員。事發時,他正在附近,聽到“救命”聲之後立即趕到岸邊,“當時剛過中午,附近也沒幾個人,都是些老人、婦女、孩子和清潔工,咱一個大老爺們兒能不下去嗎?”
  朱占奇說,在看到船上的游客奮不顧身地跳入河裡時,自己覺得,對方一個人要想把落水母女都救上船可能體力不夠,所以毫不猶豫地下水了,“最令人遺憾的是,沒有把小女孩的父親救上來”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“如果不救,自己都過不了良心關”)
創作者介紹

yotpkkiqvaqx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